成見 | 艱難時期的地產總裁們

觀點地產網 ?

2020-07-09 00:00

  • 艱難時期,我們揮別的不止這些地產總裁,還有地產黃金時代。

    觀點地產網 隨著地產商們相繼公布6月份銷售數據,不少的正增長變化似乎都在向市場釋放“好轉”的信號。

    但事實或許并非這么理想,對于個別地產商來說,艱難時期還很長。

    其中一個側面就是,地產總裁們的“出走”還在持續。這到底是個人的選擇,還是面對市場與任務壓力下的企業選擇,我們大多時候并不能真切知曉。

    最新的例子是萬達地產集團總裁呂正韜,據傳7月6日已從供職18年的公司離開。

    而在他離任的前幾天,萬達地產集團剛剛在7月3日召開了半年工作會,呂正韜還是坐在臺上的一把手,但遠未達標的銷售額可能已經為其離開埋下了伏線。

    有媒體援引萬達地產集團內部員工說法,在6月末向各個項目追索銷售數據之后,得出的結果是,上半年地產集團完成銷售額僅200多億元,按其全年800億元的銷售目標計算,完成率僅有三成。

    對此,呂正韜當時很嚴肅地說,下半年別的事情都可以不管,所有的工作重心就是銷售。

    而在今年早些時候,重新重視地產業務的王健林,提出的全年地產銷售目標是1000億元。

    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在強調了幾年的“去地產化”之后,突然掉頭重拾地產“一哥”位置,對于呂正韜和王健林來說,肯定都是一個巨大的挑戰。尤其是遇上了2020年這一場無人能避的疫情,變數被成倍放大,艱難時期下有什么是不可能發生的呢?

    幾天前,呂正韜似乎還沒有離開的念頭,因為他說自己會和副總級別以上的員工一樣,只領取70%的工資,全年業績完成才能拿到剩余的三成。

    消息還透露,有心“共患難”的呂正韜,7月6日本來計劃離京去西寧出差,但最終的行程卻變成了“離開萬達”。

    呂正韜的下一站,有消息稱是與前同事曲德君一樣,將選擇“小萬達”新城。

    但就在一個多月前,同樣自萬達跳槽至新城控股的陳德力,因個人原因,辭去了新城控股董事職務,今年3月20日,陳德力還以“個人原因”為由,申請辭去公司聯席總裁職務。

    與呂正韜相反,這更像是不能“同富貴”的版本。

    據了解,陳德力在2016年加盟新城后分管商業管理事業部,原本開業及在建只有二三十個的吾悅廣場項目,在其帶領下2020年5月份已擴展到128座。

    與陳德力同期離開新城的,還有分管商業開發事業部投資拓展工作的袁伯銀。3月30日,新城表示,袁伯銀先生因個人事業新發展需要,申請辭去公司董事及聯席總裁職務。

    曾有猜測認為,陳德力大刀闊斧改革新城商業的兩年,正是現任董事長王曉松離開新城的兩年(袁伯銀同樣于此間加盟),在新城遭遇黑天鵝事件后,王曉松全面接管新城,陳德力的老領導曲德君也正式入職,是陳德力“讓位”的主要原因。

    老話常說“共患難易,同富貴難”,但對于職場上的地產總裁們來說,共患難與同富貴似乎都不輕易獲得。不過在目前的艱難時期,卻有一個例外,那就是同時在中南置地與新力任職的陳凱。

    事實上,傳陳凱從中南離職的消息早已有之,只是最后的版本卻有些不同。據2月22日消息,陳凱將辭去中南置地董事長一職,但仍然保留中南控股的董事局常務副主席職位,并將以合伙人的身份繼續參加中南養老和中南菩悅管理平臺的管理工作。

    隨后,新力控股宣布陳凱獲委任為行政總裁兼執行董事,并與老板張園林共任聯席董事長。他在3月底就在新力控股線上媒體發布會中表示,疫情對新力控股等中等規模房企的影響相對小一些,在2%左右,“今年新力銷售的增長目標為20%左右”。

    但目前看來,現實遠不及陳凱預測的樂觀。

    根據觀點指數《2020年上半年中國房地產企業銷售金額TOP100》顯示,新力前6月完成銷售447.3億元,按陳凱預計的增長20%目標計算,完成全年目標1097億元約41%。

    觀點指數榜單還指出,上半年受疫情影響較大的是位于500-1000億元的房企,該梯次的房企數量有14家,較去年減少4家。

    與此同時,以35家發布銷售目標的房企作為樣本,觀點指數統計發現目標完成率超過50%的僅有4家,占比11.4%;完成率位于40%-50%的房企有16家,所占比重為45.7%,剩余15家目標完成率均位于30%-40%。

    如今的現實就是,房地產行業增速放緩,疊加年初疫情的爆發,房企設定的年內銷售目標完成比例不及去年同期水平。這對于有業績任務的地產總裁們來說,前路依然充滿許多不利變數。

    陳凱曾在一次電話會議中表示:“我個人希望能做一些更有挑戰性的事情,所以就有了現階段的安排。”但并非每一個職業經理人都有足夠實力能選擇自己的職業環境,“水土不服”者數不勝數。

    如加入佳兆業集團僅7個月的許焰林,在4月中已傳出消息去職副總裁職務;今年1月才入職寶能的李萬樂,4月份已確認辭去寶能城發常務副總裁;加入力高集團僅一年零三個月的力高地產總裁王衛鋒,在5月底“因需要將更多時間用于個人事務”而辭職……

    能像“地產圈最年輕”的職業經理人佘潤廷那樣,去職新力副總裁后重新回歸“老東家”協信的又有幾個呢?

    很多時候“個人原因”只是離職常見的借口,但在疫情改變不少人對于生死與家庭、工作的看法之后,對于個別地產總裁來說,或許也是一種真實訴求。

    弘陽商業執行總裁祝林2月份就以家庭原因請辭。對其了解的人表示,對于祝林來說,空中飛人的生活,注定難以兼顧家庭責任,這對于家有妻小的地產總裁們都是一個坎。

    與呂正韜一樣,近期離開供職了十多年老東家的還有張巧龍,其在2019年末就申請辭去藍光總裁職務,隨后在今年4月15日,張巧龍又申請辭去藍光副董事長、董事職務,最終在5月31日履新廣西本土房企彰泰集團董事長兼總裁。

    艱難時期,我們揮別的不止這些地產總裁,還有地產黃金時代。

    成見 | 置身于龐雜喧鬧的外部世界,多數情況下我們并不是先理解后定義,而是先定義后理解。

    撰文:劉滿桃    

    審校:鐘凱



    相關話題討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資本

    萬達

  • 广东36选7玩法